回家

终于能上网了。

国庆期间注射了狂犬疫苗,此后的一个多月健康每况愈下。到11月中旬,我在地坛医院检查,ast飙升到580+,是该回家了。

回想这几年,毕业后一直在ks工作,比下有余,但仅勉强糊口而已。朋友中买房的买房,结婚的结婚,高薪的高薪,说实话我心中很不是滋味,从骨子里来说,我是个争强好胜的人,无奈健康状况不由人,只好苟且偷生。

想起truecolor同学的名言:如果觉得不爽,要么去适应,要么去改变自己的状态。

进一步山穷水尽,退一步海阔天空,是该离开了。

事情都很巧,恰逢房子快到期,老妈来北京帮我收拾东西,没用的报刊杂志全部卖掉,书全部打包,满满两箱子,杂物两箱子,铺盖衣物行李也都打包,猫猪也打包!

说实话这么多行李,当时真是弄得我团团转,逢贵人相助,指挥货运公司上门收货免费运送。真是不幸中的万幸。这样,路上需要拿的东西就很少了,而且凯哥开车送我到车站,少了一大堆的麻烦。唯一不放心的就是猫猪。火车自然是坐不了了,只能坐长途汽车,一路担心,好在猫猪这孩子真是懂事,一路上只叫了一声。

总之,是平安到家了,除了猫猪在某青年搬家的时候碰掉了半颗牙之外……

2006年,我又住院了。

2007年,卧薪尝胆。

Advertisements

About HyperIris

Wild Scientist
此条目发表在胡言乱语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